欢迎来到〖华人书香网〗,请 登录注册新用户,服务全球华人、传播书香文化:阅读让生活更精彩!
手机触屏版 精品推送 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
富贵逼人嫁第4部分阅读
标签:言情作者:未知阅读权限:匿名用户本章字数:12455阅读币:0添加书签〗〖TXT下载〗〖手机版
确信自己现在神智清楚,刚才的一切也绝不是幻觉。“只是觉得有点古怪——啊!”
  他失态地喊了声,猛然想起一个最重要的关键。
  除了那个会变乌鸦的黑衣少女之外,他记得另一个跟她一同“飘”出房门的是隐爷身旁的——李衡大哥?!
  是了!这就是为何他觉得古怪的地方了!
  灵光乍闪。“大掌柜,我忽然有个想法,你知道是什么吗?”
  “什么?”
  信顺勾住大掌柜,将他拉至一旁角落,压低着嗓,严肃而谨慎地说出自己推论的结果。
  “我想西厢房其实没有闹鬼,而是……”他再看一眼,确定四下无人“也无鬼”,才道:“隐爷他们本身就是鬼!”
  瞬间,大掌柜神情丕变,但很快又恢复惯有的不苟言笑。
  他从袖里掏出一袋钱,拉着信顺,语重心长道:“我说信顺哪,来,这钱你拿着,回家休息一、两个月再来吧!”
  “我不累,真的!”他想工作。
  “不不不,工资双倍照算给你,回去好好休养。”
  “不是钱的问题……”
  “三倍!”这是砍头价了!他心头淌的血足可论斤计算了!
  “大掌柜——”这下子换信顺开始担心他老人家了。
  稍早,日阳是打东边落下还是怎的,不但见了鬼,连吝啬大掌柜都中了邪!
  “三倍!外加包三餐!”大掌柜忍痛拍板。
  很好,他没有被吓疯,倒是大掌柜彻底被他搞疯了,开始撒钱当财神。
  真是……究竟搞什么鬼?
  第6章(1)
  大仙庙果真名不虚传。
  小小的一间红色小庙,没想到香火如此鼎盛,信徒们的供奉物多到挤满桌台。
  大仙庙里供奉的是只白狐仙,若是想求姻缘桃花,来此就对了。
  传说中这位狐大仙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,有双勾魂媚眼,能够迷倒众生,只要是被他“一眼看中”的姑娘,没有能逃出他手掌心的。
  奶奶临终前,千叮万嘱地希望她能来此为自己拜求一段好姻缘,因此,她来了。
  掌心里紧握着奶奶赠送的小布囊,柳必应诚心诚意祈求着,希望白狐仙能赐与她一个良人、一段良缘。
  “必应——”
  “嘘,别说话,奶奶说必须非常专注、诚心诚意。”
  合着眼,小心谨慎地执行每个祈愿步骤,顺利取得红线后,柳必应小心翼翼将红线收进小布囊里,并将另一条红线以另一个小锦袋装好,交给一旁的信顺。
  “好了,一条给你,一条给我。”
  “它又不是月老庙,会灵验吗?”信顺有些怀疑。
  “当然!”柳必应连忙遮住他的嘴,不想他在神仙面前乱说话,万一得罪了神仙可就不灵了。“奶奶说灵就灵,我们要这样相信。”
  他拉下必应的手,道:“奶奶是挂心你,为何连我都要?”
  “奶奶当然也希望你能娶个好姑娘,成家立业。”她将小锦袋硬塞给信顺。“来,咱们一起努力吧!”
  信顺看了小锦袋,又见柳必应仍显苍白的脸上努力为他绽放的笑容,心里万分感动。“必应,谢谢你,你真的对我们好好……”鼻间一酸。
  奶奶死后,他坚强地未掉过一滴眼泪,可此刻,他竟有股想哭的冲动。
  “因为你们也对我很好呢。”她微笑。
  大树下,金光透过树叶缝隙直射而下,光束轻洒于她的周身、脸上,形成一道七彩光晕,眩目动人。
  又来了!那感觉又出现了!
  之前他在客栈门口也曾见过一次,如同现在,柳必应带着真诚的笑靥,浑身散发耀眼光芒,宛若仙子下凡,更像随时会自眼前消失似的……
  一眨眼,那道特殊的七彩光芒消失,必应依旧站在阳光下,对他微笑。
  “你看起来气色好很多。”
  “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天,再难缠的病也该好了。”她自我解嘲,不想让人认为自己老是个病恹恹的药罐子。“倒是你,这几天挺悠闲的,不用去上工吗?”
  “大掌柜赶我回家休息呢!”
  信顺将大掌柜反常的大方行为告诉柳必应,却换来一句小小的质疑。
  “你该不会是偷懒,被解雇了吧?”她轻问,跟着拍拍他的肩。“别忘了,你可是答应过奶奶会好好工作的。”
  况且,仲孙隐不只是帮过她,更在大雨中拉了无助的她与信顺一把,在奶奶临终前为她请大夫做最后努力,并协助信顺处理后事,对信顺而言,仲孙隐可算是个照顾手下的好主子,他更应该好好为他效力才是。
  “你看我像是会偷懒的人吗?”
  她摇头。
  “那就是喽!”信顺当然没有忘记奶奶临终前的交代。“隐爷对咱们有恩,我想努力工作报答他都来不及了,怎么可能会偷懒?!只不过,说到隐爷——”
  他犹豫停顿,欲言又止。
  “隐公子怎么了?”
  左右张望,确定方圆百尺内无人接近,信顺神秘兮兮凑向她,附耳道:“我怀疑他『不是人』!”
  “什么?!”她惊呼一声,是听错了吧!接着,她微愠道:“枉费隐公子这么照顾你,你怎么可以骂他不是人呢?”
  “嘘——”这次换他捂住她的嘴,暗示她先别激动,听他说完。“不只是他,连他身旁的李衡都『不是人』。”
  被捂住的嘴,呜呜嗯嗯直抗议。
  “因为我怀疑他们是……鬼。”
  最后一个字,轻得几乎无声,却如轰天巨雷般,震得柳必应哑然无语。
  抗议声戛然而止,她安静下来,圆睁着大眼,见鬼似地直勾勾瞪视着他,惊讶莫名。
  “信顺,你是不是想奶奶想到走火入魔了?”信顺终于松手后,她好认真问道,反过来探了一下他的额头,确认他没有生病,胡言乱语。
  “当然不是。”他知道他的话令人难以置信,但千真万确!
  信顺详述当晚在西厢房撞见的一切“异象”,以及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  其实,当晚他回家之后想了很久,越发觉得他们不是人的可能极高,不只是他亲眼见到李衡会飘,更因为他想起了先前在阎君庙前发生的一切——
  “就像在阎君庙前,隐爷他为了护你脱困那次,也实在吓到了我……”
  “他怎么了?为何吓到你?”那次她昏倒了,醒来时已在信顺家里,完全不明白后来发生了什么事。
  “其实那天,隐爷的眼睛——”
  话说到一半愕然停止,信顺像是发现了什么,惊愕地望向一旁树梢。
  “怎么了?”她跟着抬头看。
  树梢上,有只乌鸦伫立着。
  是错觉吗?为何他老觉得那只乌鸦在盯着他们瞧呢?准是那天晚上被那少女变乌鸦的一幕给吓的,现在对乌鸦特别敏感。
  “走,咱们换个地方说话。”信顺紧张地拉着她快步离开,往较多人聚集的百花园走去。
  柳必应也被他搞得紧张起来。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  信顺的话听来荒诞,却又有几分可信,她不认为信顺会骗她,更相信他不是信口开河之人,不由地,她想起仲孙隐来她床前探望的那天晚上,他也是活生生自她眼前消失……
  尽管事后她说服自己那是个梦,可一切仍真实得令她惊疑。
  “若真如你所言,那……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是为了什么?”她跟着信顺,好认真地思索这问题。仲孙隐身上感觉并无阴森之气,她不怕他,也相信他不会伤害她。
  “该不会是……为你而来的吧?”凭着莫名的直觉,信顺猜测道。
  “我?”
  怎么可能?在此之前,她和他并不相识啊?
  “因为那天在阎君庙前——”
  信顺的话倏地被一群阻路的人给打断,来人约莫是二十来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城民,一脸敌意,个个杀气腾腾。
  “就是她!”
  为首的其中一名女子指着柳必应,大声喝令,众人蜂拥而上,信顺直觉护她在身后。
  是王家的哥哥姐姐!柳必应认出带头的男女。
  “打死她!打死她!”这群城民像是被蛊惑般集体起哄,团团聚拢进逼,看来似乎是想抓住柳必应。
  “喂!你们干什么?!”信顺大吼,想斥退众人。
  这情况很是古怪,这群人看似愤怒的脸上,似乎有着更深层的恐惧。
  “各位,这个妖女!今天若不除她,将来还不知有多少人会受害呢!”王凤煽动道,因仇恨而显得面目狰狞。
  “你才是妖女吧!在这里妖言惑众!胡说八道!”信顺吼回去。
  “她哥哥见死不救,不知害死了多少人。”他们王家也是受害人之一!“而她——在人死后还不放过对方,成天鬼鬼祟祟烧符作法,为的就是想让死者不得超生,无法到阎王那里告他们柳家一状!”
  “不是的,你们误会了,不是这样的,我没有……”柳必应急急澄清,被这番指控吓坏了,而众人如见妖怪般仇惧的视线似利刃般杀来,更令她惊恐。
  这是怎么回事?怎会有人扭曲她的行为至此?
  她只是同情那些人生病往生,不想他们生前家贫如洗,死后依然穷困潦倒,若真有幽冥世界,她烧纸钱也是希望他们在那里的日子能好过一些。
  “不只如此,各位,那天在阎君庙前的一切你们也都看到了!”王凤再举另一个更有力的例子。
  果然,众人再度骚动。
  “没错!”一旁的王龙也附和姐姐的话。“她还有个同伙,那男的才是真正的妖怪!他根本不是人,是妖!是魔!”
  当日,那一身金缎的男子为了护她,双目竟发出红光,还驱策风动,在无风无雨的日阳之下,以他的妖法卷来强风阵阵,阴寒刺骨,刮得众人睁不开眼,并在眨眼间以比飞还快的身手,带着她在众人眼前迅离消失,这是所有人都见到的事实。
  “对!把那个眼发红光的妖怪也一起抓来!”人群鼓噪。
  内心极度的恐惧引发人类的狂性,怨愤之气如暴风般席卷而来,将柳必应笼罩包围。
  晴空之上,一只头顶金毛的黑色乌鸦,盘旋而飞,躁动不安。
  王凤注意到了,指着上空,激愤道:“看到了吧,正如我所说的,只要有这妖女在的地方,就有那只乌鸦,那可是不祥之物!”这是她近日观察到的,更能佐证她的说法。
  人群里,有人持弹弓攻击乌鸦,一颗石子飞射而上,不偏不倚正中目标。
  那只乌鸦嘎叫一声,在顶上盘旋一圈后,迅速飞离。
  “她养的妖物肯定去通知她的同伙了!大家动作快,抓住她!”
  王凤下令捉拿,众人一拥而上。
  推拉抓挤中,信顺以身护她,力求脱困,反遭众人群起攻击。
  混乱间,有人抓住了柳必应的头发,朝后用力拉扯,她吃痛地大叫,顺着强劲的力道不得不朝后仰起头,王凤见机立刻从袖里抽出一根事先备好的银针,直直插入她的眉心间。
  柳必应尖叫一声,印堂瞬时发黑。
  “必应!”信顺惊骇极了。这群暴民肯定疯了,竟然光天化日下动用私刑。
  见王凤得手成功,群众更加高昂亢奋,人性中某种嗜血本能被唤醒,兽性取代人性,众人抓住柳必应又抓又打,力道之大,非一人之力可抵抗。
  信顺完全被人群挤开,满脸是血,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群被王家人鼓动利用的愚民们,抓着柳必应朝城外方向离开。
  “救、救命——”信顺大叫想求救兵,无奈百花园内的男男女女全被这突来的骇人骚乱给吓到,个个一脸惊愕地杵在原地,无人出手搭救。
  不行,这样下去,必应会死!
  信顺跌跌撞撞,连滚带爬,朝“钱来客栈”奔去——
  “不好了!不好了!”
  一团黑色飞影直直撞开窗扉,跌落在地,翻滚了两圈后,才狼狈地幻化成|人形,手臂上已是鲜血淋漓。
  正在房里静修调息的仲孙隐和李衡,见黑衣少女受伤慌张的模样,有些惊讶。“怎么了?”
  “那个……柳姑娘被抓走了!”
  “抓走了?!”李衡惊讶道。无怨无仇的,谁要抓她?
  “被谁抓走了?”仲孙隐沉着气,冷声问。
  “王家那个凶婆娘!”黑衣少女急告状,忙又补充一句。“就上次在阎君庙前把你气到的那个。”
  仲孙隐挑眉。“我没有被谁气到。”他更正。
  “这次保证就会把你气到了!”黑衣少女笃定强调。“这群疯子,似乎是想对柳姑娘动私刑!还说你是妖人!”
  仲孙隐闭目盘坐,似在冥想,又似在感应,只见他襟上的红绿宝石闪动着奇异光彩,半晌,他眉头深锁。“该死!”
  “怎么了?”黑衣少女和李衡同时屏气,等待下文。
  “我知道她在哪里了。”他起身,迅速往房外而去。
  “老大!”
  “隐哥哥!”
  意外地,两人同时喊住他。
  仲孙隐停住,回头望向两人,看似冷静无波的脸上隐隐散发愠色。
  “用、走、的。”这次,换成两人有志一同地提醒他。
  悬浮在半空的身子,并没有妥协落地,相反地,仲孙隐唇角一勾,选择瞬间消失,隐身快移。
  “老大,等我啊!”李衡大喊一声,来不及接收到仲孙隐要赶往何处的讯息,只好先跟着隐身移动,想办法追上。
  “喂,两位——”人家也想去!
  空荡荡的房里,霎时只剩黑衣少女独自对着空中无言呐喊。
  属于鬼界的隐身穿梭,对于属于仙界且只有两百年功力的小乌鸦而言,实在是她做不来、跟不上的。
  “还有,人家受伤了哪……”好可怜喔,没人理她……
  默默变回黑色小乌鸦,她拍拍受伤的翅膀,摇摇晃晃飞出窗外。现在,只能找兴安城里属于仙界的众兄弟姐妹们帮忙打探地点了。
  第6章(2)
  兴安城外百里处,有个茂盛巨大的森林,密林内,暗藏一座由大小不同的石块堆砌而成的高台。
  柳必应发丝散乱,伤痕累累躺在石台上,全身插满银针,奄奄一息。
  夕阳余晖落尽,石台前,一名身着黑色道袍的道士,在众人的包围下,正在设坛作法。入夜后的森林,暗黑降临,更显阴冷诡谲,只有立于坛前的几处火把,随风晃影闪烁,勉强撑着几点光亮。
  当仲孙隐赶到时,见到的便是这般景象。
  “来了!”
  道士怒喝一声,手持桃木剑直指向他,一道黑色剑气飞袭向他。仲孙隐向后移闪,凝气挡护。
  众人抽气惊呼。
  “果然厉害。”道士冷笑一声,看来今日是遇上对手了。
  单单一个短暂交手,双方各据一方,评估对方的实力。众城民眼见双方剑拔弩张,深怕一个不小心,被四射而来的妖气法力所伤,纷纷退至林后,远远观战。
  仲孙隐冷冷看着,一眼即看穿眼前这个黑袍道士并非凡人,只是“乔装”成“人”罢了。若他的感应没错的话,此人应是来自妖界的黑魔,因为这道劲射而来的黑气,非一般人类道士所能拥有的。
  “隐公子……”
  意识模糊间,柳必应虚弱地睁开眼皮,就着微弱的火光,她看见悬浮在半空中的仲孙隐。
  他来救她了吗?
  他说过在她死后不会让她孤单一人的,这表示……她快死了吗?
  “你别动。”
  仲孙隐飞身靠近她,黑魔道士立刻火烧一张闇符咒,凌空射向他,一股强风黑气卷袭而来,强行布局于三方之间,断阻他和她接触。
  此道黑色的妖邪之气,令他怒火更炽。
  “咱们鬼妖两界向来互不侵犯,劝你现在就放了她,别干涉了不该干涉的事!”仲孙隐冷声警告他,算是下战帖前最后的喊话。
  “这才是我要对你说的。”
  黑魔道士邪笑,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。
  “这是他们之间的私人恩怨,我身受委托,拿了好处自然是要替人办事。我瞧你这一身,应该在鬼界冥府里也有个一官半职吧,奉劝你还是别插手这些凡人之事,以免惹祸上身。”
  兴安城向来是神、仙、鬼三界出没之地,鲜少有妖界之徒出入,尤其是他这种黑妖,更属少见。他初来此地便接到这宗委托,本来只想牛刀小试一番,没想到会遇上来自鬼界的官差。不过也好,若能打败此人,对他在妖界树立威名也有帮助。
  “她是我的人,你就此放手,我可以不追究。”仲孙隐下最后通牒。
  “送你两字——”道士挑衅意味十足。“休想!”
  协商破局,暗林间沙沙风动,更添肃杀之气。
  “退!”
  黑魔道士率先出手攻击,始终强捺怒火的仲孙隐亦被激怒,终于转守为攻,出手反击。
  石台下,王凤看着斗法的两人,内心激昂澎湃。
  之前,王家听闻有此道士初来兴安城,法力十分高强,专收孤魂野鬼、镇妖除魔,遂在城里聚众集资,并答应各自折王家兄妹十年寿命为条件,终于请动他前来,如今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
  对柳家见死不救的恨意,在母亲咽气的一刻已深深融入她的血液中,啃蚀她的理智,她咽不下这口气,她要报仇,今日她就要柳家人为此付出代价!
  耳际嗡嗡作响,柳必应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,只感觉到有两股强大的力量互相强硬拉扯她,像是要将她的魂魄与rou体强行分离一般。
  意识,正在远离——
  “收魂大法?”
  仲孙隐有些惊讶,这是来自妖界的黑法,是一种恶毒的法术,据他所知,此法已失传数百年,没想到竟会在这里出现。
  襟上的红绿宝石,再度闪动奇光异彩,并发出奇特的响声,那是属于他用来传递讯息的特殊宝物,表示鬼界的人已经找到并回应了他。
  “小心……”
  柳必应微弱呼喊,见道士再发另一波袭击,想助仲孙隐挡开,但他身手更快,早已集气结咒,化解攻击。
  身为鬼界官派司爷,他少说也拥有数百年的修为功力可以对抗,但柳必应毕竟是凡人之身,岂能抵御得了两造如此强烈的震波强袭?
  “必应!”
  她虚软的身躯如布娃娃般随着剧烈的爆裂声震飞开来,重重摔下石台,口吐鲜血,数道淡淡白光自她体内散出,消失于夜林中。
  仲孙隐凌空飞身,本想在空中拦抱住她,却被道士的闇符咒攻击阻拦下来,逼得他不得不使劲挥动袖袍,七枚古币自袖口飞出,在空中排阵如北斗七星,发出七道金色光芒,对克黑法。
  七颗千年古币是他专属的法器,百年多来未曾使用,而今却逼得他不得不使出。
  一旁,王凤见形势逆转,心知不妙,立刻抽出预藏的匕首,直冲向身受重伤、几乎断气的柳必应,往她左胸口一刺——
  “该死!”
  仲孙隐见状厉喝,疾飞而下,眼发红光,掌集阴气重击王凤,只见她rou体当场震碎四散,就此成为枉死于森林里的孤魂野鬼。
  “啊——妖怪!”众人见状惊恐不已,纷纷尖叫着逃窜。
  仲孙隐抱起柳必应,拔出她胸口的匕首,以掌凝气轻覆于伤口上,温热红流自他的指缝间不断渗出,晕染扩散在他金光闪闪的衣袍上。
  她已无生命气息,他知道,但他不想放弃!
  “必应……”他的左胸口像被狠狠捅了一刀似的,恸绝不已。
  是的,自从秦无淮那家伙现身提醒他之后,他终于想起了她。
  前世,他为救她,左胸口替她挡过一刀。
  而今,她这一刀,也算是为他挨的。
  若不是当日他在阎君庙前失控,露出了些许真面目,岂会让这些愚民以这样的想法对付她?若非他的介入,她又岂会跳脱生死簿上的记载,而遭逢此劫?
  她不该如此惨死的!不该!
  尽管肉身已死、三魂七魄已散,他仍然不会放手让她走!他承诺过她,绝不会让她孤单一人,魂魄飘荡在外而无所依。
  感觉强烈的一击自身后袭来,仲孙隐紧紧抱住她的躯体,以身挡护——
  “大胆,阎帅的人也敢动!”
  李衡大喝,带着大批鬼武士赶至护主。冥界司爷被妖界黑魔攻击,是何等大事,若要追究,恐怕是要惊动天地了。
  眼见寡不敌众,黑魔道士一甩道袍,大批蝙蝠顿时自暗林间飞出,密密麻麻四处窜飞,护他离开。
  终于,暗林归于平静,四周静寂得骇人。
  “隐爷……”李衡轻声低喊,见主子仍抱着柳必应不放,不由得有些担忧。
  仲孙隐提住一口气,蕴结掌气,不久即见一颗亮如白昼的明珠现于掌心。
  李衡一惊,蓦地明白主子的用意。
  这颗夜真珠是仲孙隐上任“库官司”司爷一职时,阎帅大人赏赐予他的护身之宝,亦是他以前世修为换来的宝物,难道,他想用它来护柳姑娘肉身不死?
  可经那黑气重击,柳姑娘早已魂飞魄散,就算护住了她的肉身又能如何?
  将夜真珠轻轻放入她口中,众目睽睽下,仲孙隐倾身封住她的口,以其数百年修来的真气灌入她体内。
  她的唇仍残有余温,而他的心,就此沦陷——竟是在她死了之后。
  他知道,他放不开她了。
  入夜的月,暗黑的林,以及慢慢吞吞、虚虚弱弱赶到的一只小乌鸦。
  身后跟着的一大群麻雀、白鹤与蝴蝶,都是她在仙界的好姐妹,她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打探到消息,匆匆赶来帮忙救人,岂料,戏已落幕——
  唯一来得及见到的,是大批鬼武士护着仲孙隐一行离开的身影。
  “隐哥哥……”看背影就知道,这回他真的气得不轻。
  小乌鸦依依不舍,对着林间低低嘎叫两声。看来仲孙隐和李衡打道回幽冥府去了,而她又要到处游荡,无聊好一阵子了。
  唉,好哀怨。
  还有,她也受伤了哪……
  第7章(1)
  孟婆汤?
  望着眼前递来的那碗晶莹剔透的汁液,她踌躇不前。
  “我可不可以不要喝?”
  “不行,每个人都要喝。”
  “可我不想忘记他嘛……”她难过啜泣。“婆,求您了……”她好不舍,真的不想离开这里。
  “孩子,婆知道你难过,但你做错事,不能留在这里了,必须去投胎转世,我们不能让你记得一切。”
  “我知道错了,我会去投胎,但能不能让我还记得他?”
  她哭了出来,身后已是长长一排等待队伍。
  曾经近在咫尺,现在却残忍地要她将他排除在记忆之外,她怎能做得到?
  孟婆拍拍她,附耳偷偷安抚。“别担心,这碗是婆特地为你调制的。”
  “是吗?”
  孟婆汤向来有分大忘、中忘、小忘,全看个人的因果造化来判定该饮用何种孟婆汤,而这碗,不算太糟。
  “婆婆向你保证,若是来世你有缘遇到他,你的心会告诉你,就是他了!”
  就是他了……
  无尽的浑沌似乎包围了她许久。
  一个无色无彩、无边无际之地,模糊不清,直到她看见一道白光,似在召唤着她,才举步维艰、吃力地朝白光而去。
  她在哪里?又该往何处而去?
  她想不明白,只知顺着白光前行,应该就会找到自己该走的路——
  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纯净的白色。
  软软绵绵、馨香淡淡,她恍若躺在朵朵白云上,轻飘飘的,像是在飞,甚是舒服。
  她死了吗?
  脱离rou体的羁绊,魂归西方极乐了吗?
  “啊,是你?!”好开心、好惊讶的尖叫打破了这份舒适恬谧。“你回来了、回来了!”
  还搞不清状况,一个面容黝黑的亮丽女子忽然扑跳上床,好热情地抱住她,一直反覆说着同一句话。“你回来了!回来了!”
  “请问……你是?”柳必应开口,喉咙感觉很紧。
  “我是喜愿啊!”
  “请问……这里是?”
  “隐爷的宅邸啊!”
  “仲孙隐?”她的心猛地一跳。好想念的名字,似乎好久好久……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。
  “对啊,你有没有很开心?”喜愿眉开眼笑,好像有用不完的笑容一样。“今儿个淮爷跟我说,有个特别的任务要出借我到隐爷这里来帮忙,我还不知道是因为你呢!”
  “淮爷?”又是谁呢?
  “啊?你不记得淮爷了?”喜愿的嘴张得圆圆大大的,像是合不起来,好夸张的惊讶表情。“那他可要伤心死了,你可知你走了之后,他还挺想你的。”
  “其实……我也不记得你,我们之前认识吗?”
  “什么?连我都不记得?”她快晕死了。“那你究竟记得谁?”
  “我想……我认得隐公子。”她脸红道。
  “啊,也对,毕竟你喜欢他那么久了。”
  喜愿非常理解,见到多年老友已让她够开心的了,就算对方暂时不记得自己也无所谓了。
  “兜转了一圈,终于让你等到这机会,听说还是他亲自带你回来的唷!当然啦,淮爷有特别交代说这是一个『不能说的秘密』,放心,我一定会保守这秘密的。”她朝她猛眨眼。“怎么样?你现在离他可近了,有没有好开心?”
  这姑娘表情好多、好有趣。柳必应忍不住笑了。
  “我……喜欢他很久了吗?”好奇怪,这位姑娘为何这样说?她怎么知道她喜欢仲孙隐?
  “非常非常的久,少说也有几百年了吧!”
  “啊?”这么久?怎么可能?
  柳必应更糊涂了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些人又是谁?他们好像认识她,而且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了。
  “唉呀,该不会是孟婆给你喝的孟婆汤太浓了吧,怎么你的魂都回来了,却还什么都不记得呢?”喜愿说道。
  “我的魂?”柳必应一怔。莫非……她真的死了?不是说这里是仲孙隐的宅邸吗?
  喜愿挺背坐直,一副打算来给她好好授一堂课的态度,说明道:“这里是幽冥府,阎帅大人的地盘。”
  “阎帅大人?”这又是谁?
  “阎帅大人就是小阎君,不过他比较喜欢我们叫他『阎帅』。”
  说到阎帅大人,喜愿的眼睛整个都亮起来。
  “你知道的,以前你暗恋隐爷,而我……当然是比较爱我们的阎帅大人喽!”她好怀念以前两人窝一起说秘密的时光,现在彷佛又有回到当时的错觉。
  看来,喜愿是她以前的好朋友,她们应该知道彼此不少心事。
  “你说的小阎君,可是兴安城里『阎君庙』所供奉的那个阴间之神小阎君?”柳必应问。她听老一辈的人说过,小阎君是掌管地方的阴间神只,传说中他是阎罗王所有儿子中长得最好看的。“所以这里是阴曹地府?”
  “也不算是地府。”喜愿道:“咱们这幽冥府,是介于阳间与阴间地府之间的『鬼府』,是人死后亡魂第一个要来报到的地方,也是决定亡魂要被送去地府受刑或是重返人间投胎前的审判处,当然,也有不少是幸运被留下来的,毕竟,幽冥府里的生活很是逍遥自在,大家都巴不得能在这里谋个一官半职的,既可过好日子又能修行自己。”比起那些在外飘荡、无人管辖的游魂,或是在天界与地府受一堆天条规范的神仙阎罗比起来,对他们这些胸无大志的小角色而言,这里才是真正的好地方。
  想来,死后的世界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么可怕。
  “我听说小阎君——呃,阎帅大人,他手下有很多司爷和判官为他做事,所以这么说来,隐公子他……”
  “隐爷是『库官司』的司爷。”喜愿点头,像是在讲自家主子一般地与有荣焉。“你知道的,这『库官司』可是个大肥田呢,每个部门都得看他脸色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因为他管钱的呀!隐爷是咱们这里的财务大总管,连阎帅大人要用钱都还得经他盖印批准才能提钱出来,不过说起来,也没有人比隐爷更生财有道了,他连在阳间的赚钱生意都不放过,像供吃供住的客栈啦、香烛冥纸专卖啦、钱庄啦……举凡日常生活吃喝拉撒,无所不包,所以咱们幽冥府是所有鬼府当中,最最有钱的。”
  她好得意,好像只要她多讲仲孙隐,也能跟着走路有风似的。
  “不过我们家『感应司』也很不赖,淮爷其实也对财库贡献不少。”
  她向来公平,自家主子当然也不忘褒扬一下。
  “你知道的,像兴安城里的阎君庙就属我们淮爷的『感应司』管辖之一,它越灵验香火就越鼎盛,香油钱就越多,然后咱们进帐就跟着多。”
  “感应司……”柳必应喃喃道,脑海里有些线索开始联结起来。
  “我就觉得那一尊长得很像秦大哥。”
  “这尊应该是小阎君身旁『感应司』的司爷吧!”
  蓦地,她想起与仲孙隐在阎君庙前有过的谈话,所以这表示——
  “你们家淮爷……该不会刚好是姓秦吧?”她探问。
  “咦?你想起来了?”喜愿瞪大眼。
  她摇头。“只是想起一位故人,他刚好跟阎君庙里『感应司』司爷的神像长得很像,每次总会在我伤心时刚好来看我。”
  “那肯定就是淮爷没错了!”淮爷名为秦无淮,一直都是她们的上司。“以前咱俩一起在淮爷手底下当差,你投胎转世之后,淮爷放心不下你,肯定会抽空去偷偷探望你的。”
  “原来……”所谓巧合原是这么回事,秦大哥和隐公子根本就是旧识。
  她和仲孙隐,也是。
  “只可惜当年你就是心太软,做错了事,不然也不用去人间受这种苦了……”喜愿想起这段伤心往事,忍不住又扑上前,紧紧环抱住她,感怀地道:“我好高兴你现在回来了……”
  这姑娘好真情流露喔,她的心也跟着暖起来。
  “那我……可以去『感应司』看一下吗?”看来那是她以前待过的地方。
  “好啊好啊!”喜愿兴奋道,拉起她的手立刻行动,可双脚才刚下床,她立刻想起自己的任务。“不对,我现在是调来这里帮隐爷做事的,差点忘了,我该先去通知隐爷你醒了才是——”
  说风就是雨的她马上放开柳必应的手,飞也似地离去,留下她一人不及反应。
  “对了——”
  喜愿又奔回来。
  “改天我再带你去『感应司』转一圈,那里可比这里好玩多了,说不定你就会想起以前的事来了。”她眨眨眼,再度消失。
  这姑娘说话快,情绪更快,连来去都像一阵风——
  好有趣!
  第7章(2)
  这房里摆设极简,用色倒是挺华丽,到处都是金光闪闪的。
  柳必应走出内室,独自在房里摸摸看看,很是好奇。
  在人们口中,死后的幽冥世界该是阴气森森的才是,她怎么都没料到会是如此舒适恬静的平静之境,房外花园甚至种植许多花花草草,蝶儿翩翩飞舞。
  至于她自己——
 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,再瞧了瞧自己的手臂。她死的那天晚上,应该是伤得很重才对,但现下以灵体的模样看来,她竟是“毫发无伤”,全身上下只有说不出的轻盈之感。
  “你喜欢这里吗?”
  仲孙隐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。柳必应回过身,看见他正倚着门柱,一瞬也不瞬地凝望她。
  她朝他灿烂一笑,按捺不住再见到他的澎湃汹涌。
  他们……好似分开了许久,心中竟是满满的想念。
  仲孙隐走上前,在她还意会不到他的意图前,他已直接将她搂入怀中,紧紧拥抱着,久久不放。
  “隐公子……”
  “欢迎你回来。”他低喃的话语落在她耳畔,有心疼、有不舍,说不清的情绪交杂。
  柳必应眼眶一热,情不自禁也伸手回抱住他,道:“谢谢你,没有丢下我一人。”
  在她死后。
  “我答应过你的,就会做到。”他低声道。
  那晚,她魂飞魄散,连孤魂野鬼都做不成。
  他费尽心力,花了七七四十九日,才勉强护住她的元神,将她四散的魂魄聚收回来——承诺,他做到了,势必也将付出代价,可至少,他现在能够见到她、拥着她,这样就足够了。
  “谢谢你。”她好感动。
  谢谢他如此在乎她……谢谢他没有丢下她一人……谢谢他带给她满满的感动与喜悦……谢谢他让她再遇上他!
  她的前辈子,应该也有做些好事吧……
  “我接下来该怎么办?该去哪里?”她问道。
  人死了,不都是应该去他该去的地方报到吗?她应该也是吧?
  “你就留在这里,哪儿都别去。”他道。
  “可以这样吗?”
  “我说了算。”他收紧双臂,气息埋在她颈窝,深怕一个松手,她就会再度从他跟前消失。
  柳必应有些受宠若惊。仲孙隐从来不曾在她面前流露出这般真情,向来都是彬彬有礼、冷静客气的谦谦公子模样。
  “隐公子……你抱了我好久。”还没放手的打算吗?
  “我知道。”
  还是没放手的迹象。
  柳必应全身僵直,丝毫不敢移动半分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过了一会儿,她忍不住又开口。“隐公子你……”
  “你……还会想嫁给我吧?”他忽然问。
  “咦?”
  “你不是说过,若有一天你未嫁先死,想要我娶你吗?”他好认真地道。“如今你真的死了,你说该如何呢?”
  “咦?”柳必应满面通红,语塞。
  当初要求他娶她时,她并不知道他“不是人”,想说他只需娶她的牌位,让她不至于成为无后人供奉的孤魂野鬼,他依然可以保有自己的生活。可如今,情况却跟她当初想的不太一样了。
  “你想要有个真正的『冥婚』吗?”他凝视她,手指轻轻抚过她苍白无血色的脸颊。现在,他只想要她留在自己身边,不管用任何方法。
  “可咱们俩都是鬼魂呢,这……”而且他还是高高在上的司爷呢,他不会想娶她的,应该只是在逗她吧?
  “谁说鬼魂不能结婚?这才是名正言顺的『冥婚』,不是吗?”他似笑非笑道。“而且你可能不了解一件事——”
  “什么事?”
  “千万别轻易要求我答应你任何事,因为我向来『说到做到』。”他收敛住笑意,双眸深处有着淡淡的情意流动。“所以——”
  他刻意停住。
  “所以?”
  “所以——现在你非嫁我不可了。”他一字一句宣布道。
  咦,他看起来很认真,不像是开玩笑。现在,换她被吓到了。
  “这个……你不用再考虑一下吗?”
  “你不想要我娶你?”
  “不是的,只是……”
  “那就是想我娶你。”
  “也不是,而是……”
  “啊,我明白了,你其实不想我娶你,你其实是想嫁给我。”他故意闹糊涂她。
  “我不是不想嫁给你,也不是不想你娶我,只是不想……”天啊,她都被搞昏头了。
  “你是嫌我不够有钱?”
  “不是……”金光闪闪,够有钱了。
  “嫌我长得不够好看?”
  “不是……”他长得可好看了。
  “那就是需要检验一下货色的意思了。”
  “什么意思?”
  猝不及防地,他忽然倾下身,朝她的唇烙下一吻。
  双唇相触的热流如此清晰,她明明是没有rou体的魂魄,竟还能感觉到心跳得好快、全身发热、快要昏倒。
  思念、拥有、交缠、占有,灵魂间相互的共鸣,在
发表《富贵逼人嫁》的评论
查看本书评论(0)
 我们一直致力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和谐、文明、免注册的便捷互动平台,但并不代表【华人书香网】赞同网友的立场和观点!
Copyright © 2013-2019 《华人书香生活网》版权所有,无线广告商务合作请联系Email:hrsxw@hotmail.com
作为服务全球华人的免费阅读网络平台,本站无需注册即可下载,为网友提供各类电子书籍、小说免费阅读TXT电子书下载服务!
本站拒绝非法不良作品,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,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。
版权声明: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管理员Email:hrsxw@hotmail.com
ICP:赣ICP备18013719号-1